【行業觀察】危險品運輸安全的四大矛盾及系統破解

近年來,中國化工產品市場需求持續增長,許多伴生的危險品也成為人們生產、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資源,危險品運輸隨之步入高速增長期。有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危險品運輸量約為10億噸,且每年運輸量增速達10%,居全球第二位。


然而,日益增長的危險品運輸市場也讓人們心驚肉跳,因為在危險品運輸中事故頻發,每年平均超過百起以上;同時,因為危險品的易燃、易爆、有毒害、強腐蝕性和有放射性等屬性,事故造成的后果也非常嚴重,不僅對人員和環境造成嚴重傷害,甚至還伴隨著次生災害并對環境產生不可逆破壞。

正是因為危險品運輸的高風險,加上又是生產、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物資,使得被嚴格監管的危險品運輸存在相應的高利潤。據業內人士估計,危險品運輸的毛利率一般在35%至55%左右,這樣的高利潤使得許多資本趨之若鶩,至2015年,危險品道路運輸企業約為1.1萬戶,運輸車輛約31萬輛,從業人員約120萬人。


隨著國家對生產安全責任事故的處罰力度越來越大,許多地區或者行業管理者往往采取禁止危險品運輸車輛通行的方式一避了之。目前,各級各類管理部門從各自角度出發,對危險品運輸企業采取了越來越嚴格的監管和高稅收管理,一方面提高了危險品運輸企業的管理水平和競爭能力,但另一方面也讓許多中小型危險品運輸企業為躲避監管而采用各種極端方法,一旦發生生產安全責任事故,則損失更大。

在危險品運輸環節中存在許多相互沖突的矛盾,主要包括四個。


第一是要不要生產危險品。發展經濟需要危險品的生產、運輸、倉儲和貿易,需要危險品運輸中的裝、運、卸、儲更有效率;但發展經濟的目的是要滿足廣大人民群眾不斷增長的物質和文化需要,也是要廣大人民群眾身體更加健康、生活更加幸福,因此又需要對危險品運輸進行更加嚴格的監管。


第二是監管過程存在分頭管理。交通、公安、質檢、安監、工商、環保、衛生、稅務和海關等部門分頭監督管理,職能交叉,形成了所謂的“閉環管理機制”,往往爭利時一哄而上,出現事故時諉過推卸管理責任;最重要的是,讓受監管的企業左右為難、無所適從,既降低了監管部門的執行能力,又導致物流運輸的效率低下。


第三是運輸企業的意愿存在矛盾。一方面,許多民營物流企業和運輸企業為了高利潤而想方設法擠進具有一定壟斷屬性且存在高風險的危險品運輸行業;另一方面,許多具有危險品運輸能力和資質的央企、國企不斷減少危險品運輸的規模,甚至干脆放棄危險品運輸市場。之所以如此,原因是央企、國企的評估指標不僅關注效益和利潤,更關注生產安全責任,基本上是“一票否決”制,因此央企、國企的負責人普遍存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


第四是危險品等級標準與危險品運輸的危險等級存在矛盾。目前,國內危險品分類等級標準把危險品分為炸藥、氣體、易燃液體、易燃固體、氧化劑、毒性物質、放射性、腐蝕品和雜類等九類,然而許多危險品的危險等級卻被人為提高,比如,一些被認為危險等級高的危險品在裝、運、卸、儲環節中呈現出高度惰性,而一些被認為危險等級低的危險品在裝、運、卸、儲環節中卻呈現出高危險性。

在危險品運輸過程中,影響安全四大要素是人、車/設備、管理和環境,其中可以控制的要素是人、車/設備和管理體制,以往關于危險品運輸安全的大量研究也往往集中在這三個要素上。而不能控制的要素就是環境,因為運輸過程中危險品面臨的環境是實時可變的。


如何降低危險品運輸過程中環境的隨機性或者說不可控程度?采取管道運輸或是一個好辦法,因為危險品在管道中運輸的不可控變量最低,只要保證管道自身安全即可。但是管道運輸的前提條件是,運量規模必須足夠大且持續穩定。事實上,許多化工危險品就是采用的管道運輸。


此外,鐵路也是一種環境不可控要素較少的運輸方式。危險品汽運的環境風險在于,公路隨時存在各種不確定因素,如道路破損、會車碰撞等,風險點多且面大;而鐵路危險品運輸則全程在獨立成網的軌道中行駛,并受到嚴格的調度及監控,外界的環境變化要遠少于公路運輸。值得一提的是,鐵路貨運在大規模運輸中獨具優勢,一列貨車可以一次性運輸高達5000噸到1萬噸的貨物,這樣在與水運、海運直接對接進行多式聯運時可以減少危險品倉儲環節,因此有更強的安全保障優勢。


但鐵路在危險品運輸的占比卻并不高,甚至逐年還有下降的趨勢,這主要源于對于安全責任事故問責的力度越來越強。危險品公路運輸出現問題時,事故源點只是幾十噸貨物;而危險品鐵路運輸出現問題時,事故源點可能波及成千上萬噸貨物。

問責制是一把雙刃劍,我們往往看到它有利于增強目標安全責任管理、健全安全技術措施、完善安全預控體制機制、增加安全保障投入,強化規章制度的執行力;但對于鐵路管理者來說,危險品運輸就是個燙手的山芋,雖然利潤高企,但承擔的安全風險恐怕是妨礙鐵路擴展危險品運輸市場的最大阻力。


因此,國家首先應在危險品運輸安全生產事故的問責制上有所區分,在體制機制上給予鐵路更多的利潤讓渡和寬容,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從根本上推動鐵路去承擔更多的危險品運輸業務。


其次,利用大數據整合各監管部門,杜絕多頭管理,同時利用供應鏈優化推進危險品運輸企業的信息化進程,實現大數據在管理部門與企業中的融合共享,提高安全性。


第三,科學確立危險品運輸等級標準。可以以中交協危險品專業委員會、全國道路運輸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中國化工學會等為主導,聯合相關部委、企業構建完善的危險品運輸分類等級標準。(本文來源:《經濟參考報》)

--------------

關注深圳飛翔物流,關注微信號FeicheungGroup,關注物流最前衛信息!

經營范圍:專業的物流供應鏈服務、中港、鹽田、蛇口貨柜及噸車運輸、國內省際運輸服務;代理國內外進出口報關、報檢業務;中港、國內快遞;國際船運、空運;代辦普惠證、原產地證等。

更多信息歡迎咨詢:0755-8377 8853

網站:http://www.lkqbaj.icu

北京快三的和值走势图